一个懒鬼

码给自己

今天第一万次拿起权游读,第一万次想起了上一次弃这本书的原因…是看到雪诺被教育“你战胜他们很骄傲吗”,可是那群人不是强奸犯么………虽然世界观不同但是自己无法接受,怎么劝自己都没法无视,只好不读了,特此写一篇blog告诉未来的自己不要再疑惑以前为什么连第一册都没读完然后又试图读一遍(。

沐已成周|| 鬼屋历险记

目力所及之处尽是一片吞噬人心的黑暗,前进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无边的虚空中。唯一的光源被韩沐伯紧紧攥在手上,但这一小道白色的圆柱形光束不足以带来任何安全感。

 

“秦奋——!你们在哪?!”韩沐伯一遍遍呼喊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在估不出大小的空间里回响,却始终没有人回应他。

 

似乎是放弃了寻找朋友们,韩沐伯不得不独自向前探索。

 

“我就系了个鞋带,这四个人头也不回地跑了……以后再跟他们几个来鬼屋,我就是脑子坏了,等我出去以后一个个修理他们……”

 

一只冰凉的手倏然抓住了韩沐伯的脚踝,他的话音卡在了嗓子眼里,凉意顺着后背一路窜上了的后颈。他吞了口口水,强迫自己将手电光对准自己的脚下,一个身着血衣、披头散发的女鬼正从地下慢慢爬上来。

韩沐伯发出一声尖叫,试图拔腿就跑,可这女鬼的力气大得惊人,韩沐伯不仅没把脚拔出来,还稳不住平衡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膝盖磕出了梆的一声巨响,听着就让人叫疼。

 

“妈呀,你没事儿吧?”女鬼大声地关心道。

 

“嘶……没事儿没事儿……”韩沐伯下意识回答。

 

接着二人都沉默了,恐怖的气氛一下子被尴尬所取代。

 

这扮女鬼的听上去怎么是个男的?

韩沐伯偷偷想着。

 

扮女鬼的兄弟从地上的洞里爬了出来走向韩沐伯,把盖在面前的黑发撩到脑袋后面去,还好心地打开了手电对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一张虽然被光照得有些惊悚,但明显是正常人类的面孔。

 

“哥们对不住啊,我今天第一天做这个,有点紧张,没控制好力气。”说着,此人伸手把韩沐伯拉了起来。韩沐伯脑子有点懵,搭着这人的胳膊顺势站起了身,定定地盯着他的脸。

 

扮鬼的这个男生比韩沐伯要矮一些,说话时微微仰着脸,手电的光在他的脸上打出过于分明的轮廓,但即便在这样的光线下,也能看出这实在是张可圈可点的脸。韩沐伯此人,才气逼人、貌似潘安,唯有一个缺点——颜控。就这个瞬间,刚才面前这人害他摔得骨头散架的事儿已经被原谅了大半。

 

“你真没事儿吗,我看你摔得挺狠的,要不我现在领你出去看医生?”

 

韩沐伯刚准备答不用了,刚才摔得声响大,但其实没真的伤筋动骨,但转念一想,即使现在没那么害怕了,自己走鬼屋还是有点心里打怵,不如就让这个人带自己出去。韩沐伯的帅脸立马皱了起来,捂着自己膝盖叫唤了几声,顺势靠在了这个男生身上。男生虽然看着瘦,还穿了个空荡荡的白裙子,但毕竟是能一把把韩沐伯拉得飞出去的人,一使劲儿就把人架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前走去。

 

“你放心,我会负责任的!”

 

韩沐伯觉得这话听上去不太对,但还是为卖惨感到一丝良心受谴。

 

“其实也不是很严重,你带我出去,我找地方休息会儿就行了。对了,怎么称呼……?”

 

“我叫周锐。”

 

“韩沐伯。”

 

这个鬼屋建的规模挺大的,全长路程大概十五分钟,韩沐伯和秦奋几个人走散,然后碰见周锐的时候刚走了一半,往前走往回走时间都差不多,于是周锐打算带他参观参观前面的路(虽然韩沐伯内心是拒绝的)。场地布置得很用心,光是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但是周锐偏偏走得一身正气,目不斜视,再加上他又很能侃,嗓门儿还大,再阴森的氛围也要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韩沐伯靠在周锐的身上,鬼屋里也不是全暗,有的房间会有应急灯挂在墙上时亮时灭,明黄的灯光洒在身旁人的睫毛和鼻尖上,微张的两片唇间有两颗白白的门牙。韩沐伯盯得入了神,他看见周锐的眼眶下有一颗小痣,这颗痣让他心里的某个角落暧昧了起来。

 

音响兀的放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尸体道具从天花板掉了下来,却没有人用尖叫给他一点应有的尊重,毕竟周锐根本不怕这个,而韩沐伯已经几乎鬼屋忘光了。周锐有点担心韩沐伯被吓着了,他扭过脸正好捉住了韩沐伯的视线,扬起嘴角安抚地笑了笑。韩沐伯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逐渐加速,砰咚砰咚的声音像是要穿透自己的胸腔,跳到他正紧贴着的人身上,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

 

周锐走得很快,七分钟不到二人就到了出口。

 

“我已经没事儿了,谢谢你啊。”韩沐伯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向周锐笑了笑。

 

“不了不了,本来就是我害你摔倒,你不投诉我我就感恩戴德了,我还想指着这个赚点零花钱。”周锐把假发摘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头发,他的脑门上渗出了点汗,眼睛亮亮的。周锐本身也是中长发,染了点金黄色,在阳光下看着颜色有点淡。他虽然身上穿了条一块红一块白的裙子,却意外地让人不觉得诡异。

 

还有点漂亮。

 

韩沐伯努力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挥去。

 

秦子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韩沐伯回头,看到自己那四个朋友坐在一个小卖部门口吃冰棍。

 

“你们是人吗!都给我等着!”韩沐伯气得跳脚,秦奋几人一哄而散,各自向不同的方向溜了。

韩沐伯刚准备追,想起身旁的周锐,他扭过身想和周锐道别,人却已经不见了。像丛林里偶然遇见的精灵,带你回到现实世界,一眨眼就消失了。

 

晚上,韩沐伯躺在自己的宿舍床上翻来覆去。

 

“你在搞啥?”秦奋被韩沐伯的床吱呀吱呀的声音吵得睡不着。

 

“你说,我要是在某个地方碰到了一个很特殊的人,却没留下联系方式,我该怎么办。”

 

“再去那个地方等不就好了,现在是半夜两点你还不睡觉,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第二天,秦子墨来找秦奋和韩沐伯出去吃午饭,宿舍里却只有秦奋一个人。

 

“这人去哪儿了?”“说是鬼屋没玩够,他一大早就走了。”

 

END.